我將我早已準備在包包的紅包袋交給這位大清早在路邊柱子下乞錢的老伯,並對他說聲新年快樂
他回應給我的,是眼角流出眼淚並用它那以無法言青的口中道出不斷的謝謝以及祝我一切順利。 


每年過年的大清早我都會早起去拍攝我那無人會關注的的專題-Taipei nobody
在過去這些年的看清一些事情之後    我暗自下了決定
這兩年我在外拍的同時身上都會刻意準備放有兩百或一百的小紅包
準備將他們交給需要的人。
會做這件事完全是出自於對現今政府的失望,對他的FxxK!
這個政府對外裝小裝弱做事沒遠見也就算了,對內也無法做到保障基層人民的基本住&食的權利。
我眼裡所見的卻盡是凡事依法(依他們的法)而所行駛的暴力之權,到底欺負比自己弱小的人到底是有啥好驕傲的?
 
從最小的連馬路都鋪不好(FXXK,為何大家都沒有想到要告鋪路的官員?)
到再進一步的基層人民的住&食能力,及一連串的事件都再再的都跟我們從小到大一般學到的"常理"背道而馳。


我不應該抱怨生活,應該用微笑以對並讓自己去適合這個社會的生活規則:
我不應該炫耀我的善行,應該要保持低調並為善不欲人知
但,如果這個社會現今存在的是每況愈下的狀況,你怎麼可以委屈

如果在大過年期間還有老人在清晨七點的時候在路邊行乞
你怎麼可以給他錢之後就當作沒有這件事
而不是將這事寫下來讓更多人知道並一起多付出我們一點點的心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明室 的頭像
明室

明室

明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