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都是我很敬佩的人,在專屬的領域裡開創格局的程度不相上下
以至於我無法決定讓哪位可以先放在顯示頁面上,只能用訪問的先後順序在內文中排列



去年訪問李國修是在八月酷暑的時刻
剛好他有新戲要上檔,趁此機會在訪問之餘請教他我這個專題





詳細的內文早已因為我的懶散而忘的差不多
只記得當時的他說他自己因為先前生病的關係
現在已經懂得真正的放慢生活的步調
而且再也不會失眠
總是可以一上床不用幾秒立刻進入夢鄉
這些全都是因為他懂得取捨   懂得要放掉該放的東西

 

當我問他人生到目前最低潮的時刻是何時時
他說 就是十年前屏風表演班因為票房的問題而暫時停演的時刻
他說他當時想的
其實是對不起那些過去&當下支持他的觀眾
停演非他所願,但為了將來,只能做出這樣犧牲的決定





之後當屏風有機會再站起時
他決定將管理售票方面交給專業的人去打理
他只要專注在 戲 的方面就好了
當然~後來這幾年的事大家在網路上隨便搜尋都可以知道國修老師後來生了病而衍生了很多事

他的至理名言---一生做好一件事就可以了
講起來不容易,做起來更是困難
光是要柄除私人的各種慾望跟抵抗現實
就是超難的事了


 

當我問他目前生活中快樂的事是啥時
他想了想~就說
""活在當下    就是快樂""
 




-------------------------------------------------------------------------------------------------------------------------------------------------------------------------------


訪問吳興國
是為了他即將要開演的戲
以及
專訪他關於為何去拍了電影"麵引子"的二三事(我相信一堆人都沒看過~我也是@@)
我還記得文字記者阿達當時有跟我說這部電影分明就是在講我父親的事
他說我要是去看了一定會很有感覺(但我沒有)


關於吳興國
大家在網路上搜尋一定可以搜尋到很重要的一個新聞點
就是他為了京劇的開創新格局曾經遭受到很多的責難
即便到現在仍有許多傳統人士不諒解
但他無懼  堅持   只為了以不同的方式延續京劇的生命
那個堅持的心
令人敬佩



我對他最深的印象
是記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廣播中曾聽他說
他其實不喜歡演電影
但因為拍電影可以在短期內賺到足夠的錢讓他繼續從事京劇
所以他願意妥協
儘管理想再高   夢想再大
也是必須要有足夠的經濟實力讓他去實踐



他不說話的時候 ,臉上幾乎無表情---剛毅之氣溢於表
但當你問他問題讓他打開話夾子時,他又表情多變充滿熱情
文字記者就說這是他訪問過的專訪裡面算是相當輕鬆的
因為他只問了一個"當初怎麼會想要來拍這部電影"這個問題
興國老師就滔滔不絕'、充滿情緒的、自己抒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感想
上至自己的身世童年   下至成長的人生際遇
毫不保留的傾泄而出
他就是這樣對堅持的事物充滿熱情



 
 

在文字訪問過後當我問他人生到目前的低潮時期時
他陷入的短暫的沉思
之後緩緩的說著" 那應該是2003年  SARS恐慌的那個期間吧"
"那時候自己的小孩還小,深怕他們來不及長大去面對美好的事物"
"同時也由於人心惶惶,感覺這世界看不到希望而感到失落"
"好在,SARS終究過去了......"



他的快樂
"想做什麼就去   別白走   才會快樂"
大意和國修老師的有點像

都是要活在當下
 

活在當下!!
 讚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明室 的頭像
明室

明室

明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